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泵

超品相师第三百零六章陈豪死亡营养

2021-01-14 0人读过

超品相师 第三百零六章 陈豪死亡

陈剑峰作为家主,在陈家的威望很高,他开口了,陈家人自然不敢违抗,虽然好奇但还是一个个走出后院去

"你说那个败家少爷到底怎么了,我怎么听着他叫的那么惨?"

"我怎么知道,要我说啊,这是坏事做多了,遭到报应了"

"嘘,你们两小声点,要是被家主听到了,小心到时候责罚你们"

……

陈家人暗地里的议论陈剑峰是听不到的,就算听到了,此刻他也没有心思去理会,陈剑峰目光看向荷塘边的中年男子,说道:"南宫兄,我儿中了地狱油锅之刑,现在身发烫,恐怕再熬下去,就要被炸成人干了"

"那秦宇小辈没有收手?"南宫凡疑惑,随即有些为难道:"油锅地狱之刑是因果罪孽,根本没法破解啊!"

这不是邪术,这是天道报应,这世上谁能和天争,和天道争,南宫凡能为力,而且南宫凡也相信这世上没有人有办法

"难道就看着豪儿就这么痛苦的受刑"

听到了南宫凡的话,陈剑峰面如死灰,虽然平时陈剑峰对自己这个儿子不怎么看的顺眼,但真到了这时刻,陈剑峰还是流露出了真情,这是自己唯一的骨肉,也是陈家的唯一血脉,他实在是法做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油炸成油干

"陈兄还是先上来吧,这油锅之刑是从体内灵魂开始的,跳进水中也是济于事唯一的办法就是联系上那秦宇,祈求他收手"南宫凡建议道

"对,我这就再给孟家打"听到南宫凡的提醒,陈剑峰赶忙从荷塘中跳上来抱着一个人的陈剑峰直接从荷塘水中跳上凉亭中,动作比的轻,要是被其他人看到,都要跌破眼镜

陈剑峰急着给孟家打的时候,孟望天也是拿着,站在院子里,脸色变得很难看

"对不起,您拨打的已关机,rry……"

"混账!"孟望天脸上的青筋都被气的突起转身看向一旁的张云龙问道:"你确定秦宇在关机之前接到了瑶瑶和丰儿的"

"是的,首长,我调查了秦宇的通话记录,在您给他拨打号码前,分别接了孟记和孟小姐的"

"所以,在接了这两个后,那秦宇就把给关机了"孟望天突然一把将手中的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怒骂道:"孟丰这是要干嘛,他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还有没有孟家"

孟望天是什么人从这些信息中,他就可以推断出所有的事情,很明显自己儿子还有孙女和秦宇通了,在里不知道和秦宇说了什么,那秦宇就把关机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秦宇不想接其他的,换一句话说,是不想接他的

"首长陈家的……"就在孟望天生气的时候张云龙手里的一个响了起来,看到里的来电号码张云龙小声的说道

"不接了,现在接了也没有用"孟望天突然叹了一口气,整个人似乎又衰老了一分没有理会张云龙手上的号码,迈着脚步朝着厅房走去

"从现在开始,任何人要见我都给我挡回去,包括我那有骨气的儿子还有孙女"

张云龙听到孟望天的话,愣在了当场,首长这话是有深意啊

"都是些没大脑的,陈家就这么好对付,打蛇没打七寸,就要等着蛇的报复吧"孟望天后一句轻声的嘟囔只有他自己听的到

"怎么了陈兄?"看到陈剑峰打了半响,仍没有打通,南宫凡疑惑的问道

"没人接!"

陈剑峰就这一句话就让南宫凡沉默了,孟家那位是什么身份,肯定配着私人秘的,到了他们这个层次,这东西是有专人拿着的,没人接,也就是说孟家那位不想接他的

"爸,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不想死,我是咱们陈家的独苗啊"

陈豪倒在地上,已经没有力气打滚了,此刻整个人都已经缩了一圈,皮肤也开始变得褶皱起来,看起来比陈剑峰还要苍老

陈剑峰知道儿子会变成这样子,是因为体内的水份已经被蒸发掉了,只怕再过一刻钟就要因为脱水而亡

"陈兄请恕我直言"南宫凡突然开口对陈剑峰说道:"你儿子现在正在承受着油炸的痛苦,不可能熬得过去的,好还是给他一个痛吧,让他舒服的离开"

南宫凡的话让陈剑峰身形一震,随即看向自己的儿子,可不是吗,此刻儿子一张脸已经是彻底的扭曲了,身上的皮肤根本就没有一丝血色,这油锅之刑是先炸体表,等体内的水份彻底炸干了,接着就是炸破血管和五脏了,这份痛苦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承受的住

陈豪已经呻吟不出声了,他的声带彻底的被蒸干了,只有一双眼睛鼓鼓的往外睁,看向陈剑峰,神情带着痛苦,似乎在求一个痛

"陈豪,欺压百姓,勾结权贵,按十方天尊谕令,当打入石磨地狱,受碾压刑罚"秦宇冷酷的声音再次[,!]响起,随着秦宇的法令出,那原本就萎靡的黄色之人,猛地膨胀起来,不过随即就好像被重物压住一样,变得瘪平

"豪儿!"

陈剑峰看着自己的儿子突然身形开始变平,就好像被车子碾压,先是从脚开始,传来一阵阵的骨头碎裂声,听得人头皮发麻

"陈兄,别犹豫了,你儿子现在是承受石磨之刑,给他一个痛吧"南宫凡眼神一凝,陈豪现在的状态,分明就是受石磨地狱的责罚的样子

人口居住比较集中的地区受燃放影响最为明显。石磨地狱,是将犯了罪孽的鬼魂磨成肉酱的地狱,而且是一寸寸的磨成肉酱,磨成之后,又重塑**,再接着磨,在十八层地狱中,痛苦程度排得上前三

"豪儿,爹会给你报仇的"

陈剑峰终于做出了决定,脸上露出悲愤的神情,一掌朝着陈豪的后脑勺拍去,掌风雷动,陈剑峰的这一掌声势很吓人,陈豪被拍中后,整个身体在地面拖一丈远才停下,头一歪,两只眼睛还是爆睁着状态,不过身躯却是彻底没了动静

"啪!"

秦宇面前,那原本膨胀的纸人,突然倒在了桌子上,并且一味地沉浸在自己的知足里又变成了黄纸的模样,秦宇正疑惑,却突然发现一团鲜红的血液从纸人身上流出来,滴落到桌子下的草丛中

"竟然选择自杀了"秦宇看着这鲜红的血液,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纸人失灵,血液流出,只能说明一点,陈豪死了

秦宇之所有判定陈豪不是死于油锅刑罚和石磨刑罚是有依据的,相信很多人都听过一个说法:那就是生前犯了多大的罪孽,死后是要到地府打入地狱受罚的,而且罪孽没有消清,想死都不行,会一直重复受罚

这个说法是正确的,同样的,陈豪身上也是这种情况,长时间写作或运动之后会奖励自己一罐冰啤酒。村上春树拒绝上电台和电视节目在陈豪身上的罪孽相对应的刑罚没有结束,陈豪是不会死的,虽然很痛苦,但一定会有一口气留着,直到承受完所有的刑罚后,才会死去,可现在石磨刑罚才刚开始,而陈豪却死了,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陈豪自杀了,或者被别人杀了,目的,自然是不想再承受刑罚的苦痛

既然陈豪死了,秦宇也就没有继续做法的必要了,当下朝着桌子上的香炉拜了三拜,又盘腿坐在了桌子前面,又念起了那飘渺的咒语

不过秦宇这一次,却是要送走那十方天尊的意念,有始有终,这一步程序必不可少

"秦宇,我要你给我儿赔命"陈剑峰颤抖着抱起被自己一掌拍死的儿子,神情悲愤,到后仰天怒吼:"绝我陈家的后,此仇不共戴天"

南宫凡看到陈剑峰的癫狂状,微微的摇了摇头,在计划到了如此关键的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是祸是福

"陈兄节哀,希望陈兄不要忘了我们的计划"南宫凡还是开口提醒道

"我陈家都绝后了,这个仇必须要报"陈剑峰脸色阴狠,不过随即看到南宫凡的表情变得阴冷起来,还是解释了一句:"南宫兄放心,为了这个计划,我父亲包括你父亲,筹划了半辈子,我不会让这在最近的报纸上个计划出现问题的"

"我会先用官方的手段替豪儿报仇的"

陈剑峰抱起陈豪的尸体,朝着前院走去,儿子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他,而现在陈剑峰要做的就是去一趟儿子在海星别墅小区的那栋别墅,那秦宇能对儿子做法,肯定是去过那里,拿到过儿子的贴身毛发,而据自己的儿子说,在别墅里却是有着几个隐秘的摄像头

陈剑峰有直觉,那秦宇肯定在别墅里做了什么事情,尤其是儿子说过,当时他离开的时候,安排了三个马仔在地下室里,可等儿子离开别墅没多久,那三个马仔的就打不通了,很显然,这三个马仔是凶多吉少,那么下手的人,只能是秦宇所以,陈剑峰要看看那别墅里的隐秘摄像头有没有拍下一些东西,只要可以证明秦宇和那三个马仔的死亡有关,那么他就可以通过警察来对付秦宇

陈剑峰也考虑过秦宇身后的孟家,不过在陈剑峰想来,秦宇还不能算是孟家人,加上这一次秦宇没有给孟家老爷子的面子,恐怕孟家不会给秦宇出头,只要孟家不出头,陈剑峰就有把握通过官面上的办法,解决掉秦宇

TX运动
婴儿肚脐贴的危害
海口宫颈糜烂治疗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