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雕刻切割设备

刀破魔天第一百五十四节被妖兽给骗了

2020-08-07 0人读过

刀破魔天 第一百五十四节 被妖兽给骗了

“森林外的人族很危险。上族让你不到三阶圆满,不要出这个森林。第二个,在老猿的洞里,有一池的仙酿。上族可以自己去装,随你带走。有此仙酿,料想上族也可以在走出森林前达到圆满了,也算老猿的一点心意,要不然上族赐下的仙果老猿也不敢吃。”

“怎么不早说?在哪呢?”说到这个朗宇好像还真有点印象,此话应该不假。

“上族不必心急,老猿的那个仙酿虽好,却还比不得上族的仙果。说起来,那个小白鼠,上族为什么不收在身边呢?它拿出的那些仙果可是老猿也寻不到的。”

“小白鼠?”对了,朗宇也忽然想起来,自己要走了,这个小白鼠该怎么处理呢?

“你知道它在哪?”

“这是我的领地,我自然知道。”

“嘿嘿!”朗宇自嘲的一笑,这老猿果然一点不笨,自己的一举一动很可能都落在了他的眼里,没准那几个妖兽也是故意让自己杀的。可是一想到小白鼠,还真让朗宇头疼。“那只小白鼠,我本也不想杀它,只是他能寻到我的气息,以后难免给我带来杀身之祸。”

“就为这事儿?老猿曾问过它,它已经向上族献上过魂誓,上族为什么不接纳呢?”

“魂誓?没听说过。有什么用吗?”

“呵呵”这一次那老猿的传音里却笑了。身为妖兽中的上族,没有听说过魂誓,还真是新鲜。若不是那种气息不会假,老猿都要怀疑这个上族是不是假冒的了。“魂誓是我们妖族最高的誓约了,那是绝对效忠的意思,不是王族都不能接受。那只小鼠以前曾接受过血誓,听它说那人被上族杀了。”

“噢,是有那么一个人。”朗宇不用猜也必是说的凌松子无疑。

“血誓就象人族的滴血认主一样,但是主人的魂血要妖兽接受才会有效。认了主就是答应为其驱使,这是人族的一种卑劣的手段,把我们妖族视为奴隶。而魂誓,则是我们妖族的一种崇高的誓约,只献给我们尊敬的王族。此誓一成,终生效忠,生死与共,其它人再也没有让其认主的可能,而且它的生死也全在主人的一念之间。以老猿所见,此鼠甚是特殊,对上族应该有大用,不知上族为何不收下它。”

“魂誓有这么霸道?”朗宇越听越心惊。

“上族不必怀疑。”

朗宇深思了一会儿,如果真如老猿所说,这是一个最好的结果了。但是一个妖兽的话他凭什么信。

神识一凝,钻进了识海中的卷轴里,他还是最信自己的师傅。

“小白鼠?还没有尾巴。这是个什么妖兽?能感应到此卷轴的气息?”杨逍连问了自己好几个问题,看来他也没听说过有这种能力的东西。

“魂誓,为师倒是听说过,也曾经有过一个兽宠,不过确实是只能滴下血誓,那种血誓只是一种约束,只有主人死了他才会自由,却无法决定其生死。就这也相当难了,一般高等阶的妖兽相当难驯服,宁可死。”

“那么此事是真的了?”朗宇对这一界的事真的知之甚少,此时只能听师傅拿主意。

“可以再问一下如何才能控制魂兽,为师听说能一念抹杀之物,必是置于自己的识海之内。”

朗宇的神识退出,睁眼看向大黑猿。“你所说之事,我从来没有做过,不知要怎样才算接纳他。”

“这个简单。当它把自己的一缕精魂献入上族的脑海中时,上族只需一念接受,这缕精魂便会进入上族的识海空间。除非上族同意,它没有再出来的可能,从此生死只在上族的一念之间,如上族死它便同灭。”

这种方法还真是绝,比什么法律都好使。

果然是要进入识海,朗宇终于放心了。“好吧,它再出现时我会接纳它。”

“哧!”话刚说完,在树林边小白鼠就冒了出来。朗宇摸了把鼻子,只得无奈的一笑。自己一个人类,看来今天是让这两个妖兽给逗了。

“你早就等在那里了?”朗宇看着它此时还有点怕怕的样子,一笑问道。

小白鼠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你和这大黑猿早就认识?”

摇摇头,忽而又点点头。

“不是早就认识,在它第一次出现在我的领地里时,我才发现的。”大黑猿说话了。

还不一样。

“好吧。”朗宇很是无奈的样子看着小白鼠。“你要怎么做才能出现在我的识海里?……呃!”谁知话刚问完,识海中就有了反应,一个迷你的小白鼠又在边缘处出现了。

呵呵,朗宇的神识看着这小白鼠,乐了。就是它?这就是小白鼠的精魂?还真是进来过,两次都被自己喝跑了。

小小的白鼠比鸡蛋大不了多少,神识所见可不是秃尾巴,而是有一条细却很长的尾巴。

“进来吧。”朗宇也就这么一想,小白鼠的影子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识海中。仰头看看上方高悬着的卷轴,小脑袋往回一窝,小尾巴一圈,非常享受的睡下了。

“吱”这时外面的小白鼠似是高兴的一叫。“嗖”地一下蹦到朗宇的肩膀上。

“呵呵,小家伙,这回你满意了?”

“吱!”

“当然,当然,多谢多谢!”小白鼠这一声‘吱’不要紧,吓得朗宇“呼”地猛一仰头。差点一撤步蹦出去。那个声音出现在朗宇的脑海里可不是‘吱!’的动静,而是一句话,还是尖细的那种。

这一晃,小白鼠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噌”的蹦到地上,眨巴着小眼睛,抬头看着朗宇。

“你!……你会说话。”

就为这呀,吓我一跳。小白鼠头一歪。“是呀,我当然会说话了。”

“浑蛋!那你以前为什么不说!”朗宇突然发现被这两个妖兽骗得不轻。一个老猿会说话,四年没跟自己说一句,如今这个老鼠也会说话,居然也跟自己整了四年的哑语。朗宇无法忍受了,怎么也得讨个说法,他们是不是还有什么阴谋。

“上族先不要生气。这小鼠不说话,是以前你无法听懂妖兽的语言。而现在它是你的魂兽,是在以魂识传达的意念,上族自然就听得懂了。哎!”说完大黑猿还叹了口气。王族的妖兽竟然听不懂本族的语言,还真是无语了。

“大黑猿说,这是你传给我的魂识意念?”朗宇低头看向脚下的小白鼠,半信半疑的问道。

“吱!”“是呀!是呀!”

这回朗宇听清了,耳朵里果然传来的还是“吱”的一声,而识海中反应的却是四个字。

嘿嘿,呵呵。还真他奶奶的神奇了,朗宇哪里知道,这一界中比这神奇的东西多了去了。

“是什么是,你的帐以后再算。”朗宇瞪了它一眼,看向了大黑猿。小白鼠又“吱”了一声,跳上了朗宇的肩上。现在它可不怕,命都交给他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朗宇围着大黑猿焦糊的身体转了一圈。“这么说,这四年你是在陪着我修炼了,就是让我早点三阶圆满?”

“嘿嘿,上族果然聪明。”

“聪明个屁。我也是现在才知道的,你可把我吓个够呛。这个帐咱们得先算算,说吧,你是几阶的妖兽,在这森林里算老几?”朗宇翻手拿出短剑,把大黑猿胳膊上的一块焦皮挑了起来。

“上族可不能乱来,老猿也是遵照上族的吩咐去做的。”传音有些急。

“说!”

“老猿现在是五阶圆满的修为。在这黑目森林里,它们都叫我老大,要不然上族也不会找上老猿了。”

“我……你……”朗宇“噌”的一下跳开了。五阶,还圆满,乖乖地,敢情自己这四年多一直在和差不多六阶的妖兽在PK,怪不得占不到丁点儿的便宜。

“那个,猿哥,你看咱俩的事呢,就算扯平了。那个,你的那个什么仙酿你看什么时候给我呀。”五阶的妖兽,不管受了什么伤,朗宇还得远远的躲着。

“上族放心,老猿还得有求于你,那仙酿自然会给,不过这一次雷劫,恐怕要等上三五天了。”

三五天,朗宇想的是现在就走,这老猿被劈成如今这个状态,是走的最好时机。可是,五阶妖兽,森林中的老大。只要自己不走出森林,那可就还在它的地盘。不对!朗宇想到了一件事。

“猿哥,上族让你保护我,那为什么我刚到森林里时你没有出现呢?”他要看看老猿是不是掌控着整个森林。

“上族莫怪,妖旨所言,老猿只须在这周围等着,上族自至,所以不敢远去。”

这可真就怪了,是谁算得这么准,就知道自己会来自投罗呢?

老猿守口如瓶,问了也是白问。现在再回想四年来的一幕幕,看来这老猿倒真不象是要杀了自己,最后还为自己挡了一记天雷。朗宇对自己的判断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思想了一会儿,他打算舍出一滴乳液,五阶妖兽,若是把大黑猿为住了,那是多大的臂助哇,但事先必须确定它不会伤害自己。

“猿哥,我有办法让你更快的恢复过来,不过,你得发誓不会伤害我,也不能阻止我走。”

这回,半天老猿没吱声。朗宇双眼眯了起来,不敢?那么它刚才所说就是一个骗局了。朗宇盯着老猿,开始向后退去。他不想要那什么仙酿了,脱身要紧。

餐后血糖正常值
皮肤科疾病
宝宝为什么胀气